CGP行业视角
内资药企崛起,人才流动率将提高


民营药企崛起,外资药企生存空间受挤压

国家政策的调控对生物医药行业的影响是颠覆性的。随着带量采购、两票制等政策的出台和管控措施的落实,许多细分赛道开始主动或被动地加速进入变革和融合的阶段,外资药企的生存空间受到挤压,民营药企进入飞速发展阶段。

民营药企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利好机会。一方面在民企在药品的研发质量方面有了质的提升,仿制药的研发已经发展到成本与药效兼备的阶段。同时,国内药企逐渐在创新药领域布局,短短几年,随着高端人才的加入和投资的落实,创新药已经到了黄金爆发期。

新兴民营药企的工作环境和企业文化也逐渐与西方生物科技公司接轨,生物科技创业公司的创始人和管理团队通常在美国、欧洲等西方国家有多年学习与工作背景,他们不仅有着国际化的工作背景和视野,还有丰富的顶尖药企的科研与管理经验,在他们的领导下,创新药企的企业文化、薪酬架构等往往也更加开放与包容,基于此,医药高精尖人才也逐渐向民企分流。

目前,生物医药已然成为投资领域最吸金的板块,仅2020上半年,就完成了132起融资事件,这个朝气蓬勃的市场在国家队和资本的入局中,即将迸发出更大的力量。

人才市场喜忧参半:裁员的裁员,缺人的缺人

在重新洗牌和优胜劣汰的过程中,很多传统外企丢失了可观的市场份额,他们不得不通过减员来降低成本或者通过卖产品等方式调整营销业务,收缩研发管线,进一步盘活资产、优化资源配置、聚焦核心业务、控制经营风险。

而新兴生物科技公司的人才抢夺战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产品商业化就是跟时间的赛跑的过程,而人才就是这场赛跑的领跑者。民营生物科技企业的市场份额开始去集中化,大小发展起来的民企如雨后春笋般,争先恐后的抢夺市场先机,人才流动率也因此更高。同时,企业也在审时度势地更快速地调整业务战略,加速人才培养步伐。

医药行业的快节奏发展意味着大量的人才需求,对行业内人才来说,可能短期内的跳槽能换得一个更有诱惑力的工作机会,但是越是机会鱼龙混杂的时候,越是不能浮躁,不能短视,要慎重的评估这个企业、这个产品是否可提供可持续发展前景和平台。随着前阵子第三批国家集采落下帷幕,整个市场都在洗牌,如果自己负责的治疗领域受政策影响很大,必须得尽快作出改变去拥抱新的变化,即使是这意味着转岗甚至是换行业。不得不说,新兴生物科技创业型企业值得各阶段的候选人关注,前景好的创新生物药公司完全可以“跑赢行业“。

Joe Hang

Director of Commercial of Pharma

Joe Hang是CGP医药行业商务岗位(Commercial of Pharma)的招聘总监,深耕医药板块12余载,Joe是连续Top Biller的保持者,具有丰富的团队搭建和管理经验。Joe和团队专注于生物科技公司偏后端的岗位招聘,完成了大量成功的C级别招聘案例,今年,他和团队一起克服了诸多影响,完成了傲人的业绩,为生命科学行业的企业输送了大量优秀商业人才。



返回
雇主隐私政策
候选人隐私政策
候选人条款与声明
雇主条款与声明